(Code Blue同人)手心中握的幸福(五)回家

(五)回家


「緋山有特別想吃什麼嗎?」白石推著小推車走在各式各樣的食材間,她停下腳步回頭看著緋山等帶著答案。


「都好,只要不是青椒就好。」緋山皺著眉說著「那東西真的很討厭。」她向白石控訴著青椒這東西有多麼可惡的神情令白石揚起了一抹笑。


「是,我不弄青椒給妳吃就是了。要吃什麼好呢?」白石看著時才想著究竟要做些麼才好,她拿了一些基本食材放在小推車中。


「我想吃牛奶火鍋。可以嗎?」緋山拿了一罐家庭號牛奶突然迸出這句話。


「嗯,那就做牛奶火鍋吧。」白石笑了笑,接過了緋山手中的那罐牛奶後挑選火鍋裡的食材「緋山吃牛肉還是豬肉?」白石左手拿著牛肉,右手拿著豬肉問著在她身旁東張西望的緋山。


「欸?右手那個。」緋山答道,她看了白石,她其實分不出牛肉和豬肉有什麼差別,方才的恍神不只讓她沒看到白石從哪區拿的肉,連問題也沒聽見。


「嗯,好了!我們回家吧。」白石結束了採購,緋山手中倒也多了不少零食,白石笑了笑也沒說什麼就將那些零食放入推車裡。


走在飄著細雪的道路上,緋山雖然已經穿得很厚了但仍是縮緊了脖子,雙手不斷的摩擦,吐氣在上頭試圖讓自己暖活些,她的臉色已經凍得有些發白。


白石停下腳步,將頸上的圍巾用另一半纏在緋山頸上,用左手提東西,右手握住了緋山的手「這樣就比較不冷了吧?」


「......這樣很難走路耶!」因為圍巾不夠長,緋山只得挨近白石,那人特有的香氣撲鼻,左手緊緊被握住,那人的溫度不斷從手心傳來。


「是嗎?沒關係啦,快到了。」白石沒有打算更改,她拉著緋山走向自己存錢所買的,那位於大樓高層的套房。


兩房一廳一衛的單層樓,不過由於她是一個人住,另外一個房間理所當然就變成了她的書房。兩人搭著電梯到高樓,白石開了電子鎖之後將鑰匙放在玄關上的鞋櫃上。「抱歉,有點亂喔,不要介意。」說著,她便領著緋山走到客廳。


入眼的是簡單的擺設,白色的沙發如主人的名一般,並沒有白石所說的有點亂,反而十分整潔。


--除了放眼望去四處可看見的那些堆疊在角落的醫學報告書。


不管在哪個家具上都能看到,除了42吋的液晶螢幕上沒有辦法堆疊在這個空間中反而顯得突兀的乾淨。


「要拿書來看嗎?不過只有醫學報告而已。」白石一邊說著一邊將東西從冰箱和袋子中拿出來放在桌上,她家是開放式廚房。


「不要了,每天看妳口袋裡總是滿滿的像個袋鼠似的,一想到妳裡面塞的都是醫學報告我就不想看了。」緋山甩甩手,坐在白色沙發上「住這真好,離翔北那麼近,哪像我還要通車一個小時才到得了。」


「緋山住那麼遠啊?真辛苦......」白石一邊說一邊將水倒入鍋子,打開爐火後切著食材,帶到水滾了將高湯塊扔了進去。


「沒辦法,翔北剛好離車站近阿,房價貴得要命。我還沒存夠錢在這裡買咧。」緋山聳聳肩抱著沙發上的狗骨頭抱枕回答著白石。


「嗯......啊,我忘記開暖氣了,抱歉,很冷吧?」白石突然想到,打開了暖氣機之後又回到爐子前面去「緋山要不要來和我一起住?比較近。」


「......妳......妳在說什麼啊!?」緋山提高了聲量說著,似在掩飾她的不好意思一般,她將臉埋入了抱枕之中。


「啊啊,抱歉,我又說了奇怪的話了。差不多可以吃了。」白石說著,將那一鍋端到餐桌上。


仔細想想,方才那問題就像是在請求同居一般令人害臊,白石惠啊,妳太莽撞了,緋山好不容易答應交往的,別操之過急了啊!


「唔喔!好吃!」緋山吃了一口不由得發出讚嘆,雖然燙,可是她確實感受到在這寒冷的天氣中由熱騰騰的食物所溢散過來的溫暖。


「只是把東西切一切放進去悶一下而已,這不算是稱讚。」白石小小咬了一口竹輪說著。


緋山挑了挑眉沒有回答,白石那樣說也對,她內心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要求吃火鍋了。


嘛,沒關係吧?反正......以後多的是時間。


「......那,妳以後再大展廚藝讓我驚訝吧。可以吧?」緋山低著頭佯裝自己正埋首於美食之間,可是也只不過是掩飾自己害臊的樣子,說什麼也不肯讓白石看到自己現在的表情。


「嗯!可以的唷!」白石露出她大大的笑容說著,那傻氣的樣子讓緋山內心稍稍動搖了一下。


糟糕了啊!!!一定會養成寵溺她的行為啊!!!緋山美帆子妳要自重點啊!!不要那傢伙用那張臉用那個笑容加上那個無邪無助的語氣要求妳就什麼都交出去了啊!!!


啊算了算了,她開心就好,比起那臉上要是愁眉苦臉的話,就讓她繼續放肆吧,不過還是要小心注意一點比較好。


她們面對面坐著吃火鍋,聊著醫院的事、病患然後到各自的生活鎖事。白石露出難得一見的寬心談話模樣。


畢竟那個人不擅表達與被動,但,面對自己時卻是那麼的坦然,連對自己的情感都不曾隱藏過。很久之前就注意到那個人對自己是不是好過頭了,當時只是傻傻的以為只是對方將自己當成最好的朋友,也沒想過會是這樣濃烈的情感。


究竟是為什麼?其實她好像也不似表面那樣呆呆傻傻的,她總能敏銳的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在自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自己需要休息的時候出借她的肩膀一靠。


所以......自己才會那麼喜歡那傢伙吧?


「緋山不想吃了嗎?」白石的話語將緋山拉回現實,緋山尷尬的笑了一下扒了幾口飯,表示自己還要吃。


--兩個女人合力將一大鍋通通掃盡。嘛,在醫院工作的人都有很多個胃。


「妳還吃得下啊?」白石收拾完餐具之後擦著手一邊從廚房走到沙發旁,看著盤坐在沙發上,一邊看著電視新聞一邊吃著零食的緋山。


「嗯?要吃嗎?」緋山拿了一個糖果遞給那人,可是又不老實的在那人接下之前就收回手打開了包裝將糖果塞入口中,還露出一臉"不給妳咧怎樣"的像孩子一般的神情。


「緋山。」白石挑了眉喚了一聲,待到那人緩緩轉過頭時摟住了她的肩膀讓她靠近自己,唇與唇的交疊,糖果的味道是橘子的,酸酸甜甜,白石巧妙的將糖果從緋山口中撈到自己嘴裡「好甜。」


白石的語意不明,甜的究竟是糖果還是緋山的唇?答案只有白石一個人知道吧。她笑了笑看著仍傻愣住的緋山。


「緋山傻掉了喔。」白石笑著趁機捏了捏那人的臉頰,那人才如元靈歸位一般醒神。


「妳幹嘛那麼突然啊!!」緋山將自己潮紅的臉埋入抱枕中,她抱怨著白石的突然,但心情卻不由得愉快。


「不行?」白石偏著頭問著,看著那樣害羞的緋山她的笑容似乎多了那麼一分戲弄的氣息。


嗚啊!怎能用這種語氣問啊!?這樣根本就完全輸了嘛,白石妳這個扮豬吃老虎的傢伙!!


「......不是不行啦......只是......總之!要先告訴我啦!」緋山說著,臉稍微從抱枕中露出那雙眼,皺眉的樣子令白石感到可愛,伸手撫了撫兩眉間的谷壑。


「嗯......那......」


「停!stop!我知道妳想說什麼,時候不早了我該走了。」緋山說著就要起身離去,再不走她就趕不上最後一班電車了。「快來不及了啦!」


「那個......」就在緋山穿上她的厚外套的時候白石出了聲,那人帶著疑惑的表情回過頭來「今晚不能留下來嗎?」


喔!!又來了!!又是這招!夠了夠了不要再露出那張可憐兮兮的臉啊!我什麼事都沒做欸!明明就是妳在做!怎到這個樣子像是我欺負妳一般啊!白石惠妳那張臉實在是太犯規了!


「啊啊算了,反正明天也放假,姑且就留一晚吧!一晚而已!」緋山內心終究還是輸給了白石那張臉,她說著邊脫下她的厚外套又坐回了沙發上。


「緋山去洗個熱水澡吧?我去拿睡衣給妳換。」白石說著走向了房間「先洗吧,水已經放好了,待會兒我把睡衣放在外頭。」


緋山應了一聲之後,想想這天氣她也不太想再踏出去,她走向了浴室,準備洗掉這幾天的疲憊,她看著稍嫌過大的浴室嘆了口氣。


「雖然說他們家是有錢人,不過這也太誇張了吧?不對啊,她怎能存錢存那麼快!?」緋山用浴巾裹著自己赤裸的身子,坐在小椅子上先仔細的將全身上下清洗乾淨後,泡入溫熱的水中,發出一聲滿足、放鬆的嘆息。


--像老頭子一樣。


「緋山我放在外面了喔!」白石的聲音響起。坐在浴缸裡的緋山不自主的緊張了起來,她縮起了身子,目光放在唯一能通往自己所在地的霧玻璃門上。


直到外頭的人離開後她才鬆了口氣似的貪在浴缸裡,她閉了氣潛入水中,直到忍不住了才探出頭來,這樣的舉動像是在讓自己冷靜一般。


緋山起了身,用浴巾裹住自己走出浴室,找到籃子中那件淡粉紅色的睡衣套上,不過由於身高差異,她看起來就像小孩子穿著過大的衣服。


那衣服不像是穿在身上,而是蓋在身上。


「......該死的高個子。」緋山踩著褲管走了出去,她也懶得彎下腰去將她折起來,一想到之前衝動下衝過去抱住那高個子時還要墊高腳,而那個人還微微彎腰......


越想越不平!明明都是日本人怎麼身高可以差那麼多啊!?緋山一邊想一邊已經走到白石房間門前。


敲了門裡面的人應了一聲之後,緋山小聲說了一聲打擾了便推開門走了進去,入眼的仍是滿滿的書堆,而那人正坐在床上看書,烏黑的髮絲已經放下披肩,看起來格外不同。


「怎都是書啊?」緋山一邊擦著她的褐髮,一邊閃躲著書堆陷阱才能坐到床邊「好啦,我該睡哪?」


「這裡。」白石放下書,拍了拍自己右邊的位置「不然,我去睡沙發好了。」說完她便起了身子。


「喂!妳是主人吧?怎麼說也該是我去睡沙發啊!」緋山說著也起了身。


「那可不行,晚上很冷的,要不然......一起睡?在醫院也一起睡過啊,應該沒關係吧。」白石說著拉著緋山坐了下來「可以吧?」


緋山點點頭,她不想冷死在別人家沙發上,她也不可能身為主人的白石去睡沙發吧?滿地的書也不可能再挪出位置來睡地板,眼前只有這個方案了。


她將毛巾放在一旁爬上床去,一股腦兒就埋在柔軟的床鋪上,這幾天她實在是累翻了,她將自己完全放鬆。


該死!這傢伙的床怎能比自己的床還要舒服啊?這真是太不公平了!


「緋山?」白石看著爬上床就一動也不動的緋山喚了一聲,那人沒有反應,直到因缺氧才翻了個身,白石才知道那個人早已熟睡。


慢!為什麼這個人在別人家裡睡覺穿別人的睡衣還不扣上面的扣子啊!?緋山啊!!看到了啦!妳......妳好過分!怎能這樣把我晾在一旁睡得那麼開心!?而且......而且......還沒有穿......


緋山像是在戲弄白石一般,稍微側過身,以白石這個角度,胸前春光一覽無遺,白石躲避著那吸引人的景色,從鎖骨往上看,看見了那張睡得天真無邪的表情,重重的嘆了口氣後,伸手扣上了扣子,揚起一抹溺愛的神色。


「好好休息吧,緋山醫生。」白石替她拉上被子後,去沖了個澡又再次拿起了書看著,直到凌晨兩點多才就寢。

留言

No title

妳好^^
我想轉妳的文到百合會^^

在此告知妳一下~
也會打上你的無名 跟出處 集作者名稱~ ^^

可以的畫請答覆給我 不行的也請跟我說一聲 謝謝^^

Re: No title

> 妳好^^
> 我想轉妳的文到百合會^^
>
> 在此告知妳一下~
> 也會打上你的無名 跟出處 集作者名稱~ ^^
>
> 可以的畫請答覆給我 不行的也請跟我說一聲 謝謝^^


這篇白紅!?
呃 這篇白紅的話其實我已經在那邊連載了 只是沉下去了
搜一下應該有 進度比這裡快上很多 因為有事忙 所以這邊更新也慢ˊAˋ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