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衣)SIGN-(三)驚覺

(三)


「......惠梨香!?」新垣瞪大了眼喊了出來,她看了看電視又轉頭看著身邊的人,她退後的時候撞到了櫃子,背雖疼,但驚嚇度早就蓋過了疼痛感。


--不,不像是臨時演員,是主役﹑主役耶!


這時新垣才恍然大悟今天的種種不對勁,同學突然的靠了過來,女僕們在她們離開時的那種欣羨眼神,連在用餐時都不時的將目光放在她們這桌,原來是因為戶田是藝人,而且還是很有人氣的新生代女優。


「欸?我一直以為妳知道耶!」戶田也同時受到了驚嚇,她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個人。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我根本就不大認識演員阿......嚇......嚇死我了!」新垣說著,她不知道她這一年來頻繁來往的人是個藝人,不得了,真的嚇死人了。


「現在知道了啊。」戶田笑著,緩緩爬向新垣,那人一進,新垣就退後,直到整個人都黏在牆上了,戶田才笑著伸出手碰觸那人的臉「我是藝人,結衣就會因此討厭了我嗎?」


「......呃......不,不會,只是,驚嚇度比巴哈姆特來襲還大。」遲疑了許久,新垣才勉強吐出這句大概沒什麼人懂的比喻來,不過,她的臉卻有意無意的輕蹭著那人的手,露出了一個尷尬的微笑。(巴哈姆特出自遊戲太空戰士)


「那就好,那麼,會像之前說的,我想過來就讓我過來嗎?」戶田再問,她眼中有著些許請求。


「喔,對了,這是鑰匙,若我在上課或是上班,妳可以進來等我,發個信給我,我結束會馬上回來。」新垣從口袋中摸出了鑰匙交給了戶田「呃,除了電腦以外,其他的東西自便。」新垣只開出了這個條件。


「就這樣輕易的把妳家的鑰匙給我好嗎?」戶田露出了稍帶邪氣的笑容,她輕笑著又逼近了新垣。


「呃......不要的話就還我。」新垣別過臉,那張極具誘惑性的臉實在是太靠近自己了,心臟有些無力。


「才不,我當然要。」戶田笑著,隨後她便趴在新垣身上,閉上了眼,她悶在新垣懷中,這樣的舉動,讓那人感到十分尷尬「妳認識的演藝人員有誰?」


「唔......如果是演員的話就只有妳,歌手的話就濱崎步、宇多田......還有安室......吧?哦,如果是聲優的話我就認識滿多的,最喜歡的是水樹奈奈。」新垣說著,她僵直了身子不敢亂動,那人軟趴趴的,她怕她一個粗魯就會傷了那個人。(不認識的人名請自己百度)


「哦!」戶田應了一聲,至少演員這區她只認識自己,算是特別的了,她滿意的起身走回新垣房裡「我睡一下。」愛好睡覺的戶田又回房裡去睡,有空就睡覺,跟隻貓一樣。


留下錯愕而傻在原地的新垣,她只覺一股不知名的感覺在心中散開,她的心臟怦怦跳,同時,她腦袋裡不斷出現戶田的各種神情,她覺得現在自己的臉似乎過熱快要燒起來了。


「為什麼......這種像是戀愛養成遊戲裡的令人害羞感覺是怎樣?難不成我家要飄百合香了嗎?唔,雖然莉莉安學園很棒......不對啦!搞什麼啊!唔......惠梨香......真的很令人心動......啊啊!!我在想什麼啊!?」新垣騷亂了自己的髮,一邊講話還一邊拼命的吐槽自己,她將頻道轉到自己想看的節目,卻無心觀看。(莉莉安學園出自聖母在上)


在房裡的戶田,將自己悶在枕頭裡,直到快喘不過氣了她才翻過身望著天花板,拉起了被子,撲鼻的是那人的香味。


「結衣好傻,該怎麼表達她才會知道?從來沒有對一個人有那麼大的興趣......只有結衣......真的很有趣......又很溫柔的一個人......快點發現啊......結衣......」戶田趴在枕上,瞇起了眼,她的眉頭皺緊了,可最後她仍敵不過睡魔,安睡在充滿新垣香味的床上。


---


又過了一段時間,兩個人認識的時間已過一年半,這些日子,戶田的人氣扶搖直上,新垣則忙路在打工和畢業論文,戶田總是在搭上末班車的時候會打給新垣,問看看那人是否可以收留她一晚,新垣也沒有意思拒絕,甚至到後來都會到車站接她。


「天冷了,在家等我不就好了?」走出車站,戶田的聲音打著顫,她看著眼前的人如此說道,新垣只是笑著。


「妳也知道天冷喔?那還只穿這麼單薄?妳身子本就虛了,穿上吧,別冷著。」新垣說著便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她自己也怕冷,但早料到那個人不會照顧自己,她先把自己穿得夠暖了才出門的。


戶田穿上了那件餘留著那人體溫的外套輕笑了一下,她倆併肩走回公寓,新垣早放好了洗澡水,她催促著戶田去洗澡後繼續坐回電腦前弄著她的畢業論文。


走出浴室的戶田看見了那人在電腦前就靠了過去,她攬著新垣的肩,下巴靠在她肩上。


「最近忙新劇,好久沒來了。」戶田說著,她稍高的體溫傳到新垣身上。


「我也在忙畢業論文啊......之後還有實習,會更忙的。」新垣說著,她的手不斷的將一字一句鍵入電腦,打算快點完成論文,這是她的習性。


「我一直在妳打電話過來,可是都沒有,有點失望喔。」戶田說著任性的話,她聽見新垣的輕笑聲,反而有些不滿意了。


「太好了,完成了!」她開心的點了存檔後,靠在椅背上,她腦袋裡這時才閃過戶田剛剛的那句話「啊,因為,妳很忙嘛,怕會打擾妳休息之類的。」


「才不......有時想跟妳說一些事情時,又怕妳睡了或在工作、上課之類的,所以才會等妳打來啊。」戶田有些抱怨的說著,說得好像受委屈的都是她似的。


「是嗎?唔......我想睡了,三天睡不到四個小時快死掉了啊。」新垣說著,關了電腦,和戶田一起回到房裡,一沾床,新垣放鬆了自己,馬上就睡著了。


戶田確認了新垣已經睡著,她開了床頭小燈,藉著微弱的光芒,看見了那人的臉部輪廓,她看著那張臉,輕嘆了一口氣,她勾著自己的髮,輕吻了新垣的唇一下。


有些難受,她翻過身,瑟縮在自己懷中,似乎情感的壓抑已經到了極限,所以她才會做出親吻朋友的事情。


自己也不知道,朋友的情感,在什麼時候昇華成超越友誼的情感,一旦意識到,就覺得在那個人眼中,自己也許是特別的,也容易會錯意。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喜歡上妳這個傻蛋御宅啊?」戶田皺緊了眉頭說著,聲音有些哽咽。


新垣翻了個身,戶田瞬間僵住了身子,她屏住氣,用聽覺注意著那個人的動靜,一雙溫柔的手抱了過來,暖暖的,卻是令戶田感到難過。


「惠梨香睡不著嗎?」新垣的聲音聽起來懶懶的,她將惠梨香的身體往自己這邊壓近了些,她的額頭靠在惠梨香背上。


「唔......嗯.......」戶田應了一聲,她感覺到有些不妙,她趕緊摀住了嘴,卻忍不住的吸了一下鼻子,在她身後的新垣瞬間驚醒。


「欸?惠梨香......哭了!?」新垣嚇死了,她趕緊起身開了床頭燈,她將惠梨香翻過身,果然有兩道淡淡的淚痕「為什麼......哭了?」


沒有得到回覆,新垣只看見那人只是一昧的搖頭,緊咬著下唇什麼也不說。


「......妳這樣我也不知道妳難過什麼啊,惠梨香是不是工作受了委屈了?」新垣將她輕輕抱入懷中,拍著她的背安撫著「還是其他的事?」


「是妳!妳一點都不懂我!」戶田吼了出來,她縮在新垣懷中,身體忍不住的顫抖。


「欸?我?唔......對不起,我會趕緊幫妳破關的,還是......我知道了,我會趕快把那一套漫畫收齊的,啊,還是我幫妳修壞掉了的手辦嘛......不......不然我送妳一隻全新的也可以啊......」新垣說著,她驚慌失措的。


戶田無語了,可她難過的心情卻因為這段傻話而放鬆了不少,她抹去了淚痕,想說些"妳不用擔心,我沒事"之類的話的時候,抬起頭看見的是那人安睡著的顏。


「為什麼啊......明明就累成那樣了還能注意到我的變化啊?」戶田覺得不可思議,她將手從棉被中身了出來,捏了捏那人柔嫩的臉。


「笨蛋。」輕聲罵了一聲,戶田的手放在新垣腰上,額頭靠在那人的胸口,這時她才鬆了口氣,沉沉睡去。


隔天一早,戶田在吻過新垣的額一下後,替她做好了早餐後就上工去了,過午才醒的新垣在吃完早餐後開始畫圖,突來的心血來潮,她竟畫起了許久未碰的素描,令她驚愕的是,畫出的是一張又一張,戶田的各種神情以及她們的回憶。


「唔啊!不行不行!這種東西要趕快藏起來啊!」新垣吼著將畫本塞入了眾多畫集中。


她越來越不明白自己了,對於那個老是做出嚇人舉動的人,抱持的似乎不只是"朋友"而已,不是同學情誼,也不像普通朋友,更不是宅友,又似乎比知心好友還上一層,她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為了確定這種感覺,她打開電腦,百度了一下戀愛這詞,又看了比較少看的少女漫畫,用了一整天在確認這心情。


「嗯,我跟靜夏一樣了。」新垣說著攤在床上滾了滾,她躺在床上,雙腳弓了起了勾住了床鋪,瞪著什麼也沒有的天花板。


所以呢?確定了又怎樣?對方可是前途無限的女優呢,也許自己在對方眼中,就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朋友啊,知道了自己的心情又能怎樣?又為相同性別,要是告白了,會不會也像動漫中的那種發展順利兩情相悅?或者是......連朋友也不能當了?


那乾脆不要,當個好朋友,繼續待在她身邊,這樣也不是頗好的嗎?何必去強求不可能會有的未來?只要能待在她身邊就很幸運了,看著她努力的樣子,追求自己想要的而去,累的時候,偶爾會想回到這裡,這樣就夠了吧?


不去奢求,就不會失去手中所擁有的。


越想,腦袋裡就越是混亂,翻了個身用左手撐住自己的頭,右手把玩著丟在床上的手機外殼,銀亮閃爍。


「啊,今天是Jump出刊日,出門一趟吧。」說完便把這件事拋在腦後,離開家裡。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