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Blue同人)手心中握的幸福(三十五)國王遊戲

(三十五)國王遊戲


玖我和冱島的冷戰一直持續了兩週,直到約定好的那天,白石邀了玖我,而緋山則是邀了冱島,至於柴田和進藤兩個人一聽見喝酒馬上就爽快答應。


當然,玖我和冱島兩人是不知情對方也會出現的,至少兩週沒有對話了,除了有時避不過的值班時間,兩人間只有醫生與護士的制式對話。


結束了工作之後,六個人分成兩路在店裡集合,看見了彼此,兩人卻是無視了對方。


白石率先點了一首歌唱著,其他人一邊聽著一邊喝酒聊天,白石家真不愧是出了個歌姬的家,白石唱起歌來那技巧可不輸歌手。


之後又輪了幾個人,一直喝酒,每個人都處於醉與不醉的邊界,這時,好戲才正要上場。


「來玩吧!國王遊戲!」緋山雙手抱胸,翹起了二郎腿,一臉"女王"樣向眾人提議著。


現場一陣靜默之後,所有人同時應了一聲"來玩吧!我會是國王!"後,白石向瑪莉珍借取這種遊戲的籤筒。


「我抽到了!我是國王!」先喊出聲的是柴田,她淡笑一下,她並不知道每個人手中的號碼,這遊戲刺激的點就在這裡「一號和四號!咬耳朵!」她想都沒想就下達指令。


那麼,令人在意的一號和四號是誰呢?冱島和緋山。


因為是遊戲,兩人也沒有不服的反對,但,誰咬誰?還是互咬?別鬧了,那會變成血戰的。


最後是冱島猜拳贏了,她咬了緋山的耳朵,明明知道這是遊戲,白石和玖我的臉色卻是有些難看,頗不是滋味。


第二輪,抽中國王的是進藤,她看了一下白石和玖我那張稍嫌哀怨又不滿的臉,要是再像剛剛那樣的指令的話可能會被殺掉的。


有句話說,平常脾氣好的人生起氣來是會雷震四方的,玖我也就算了,進藤可不想成為好好小姐發起脾氣來的祭品。


此時的進藤有些尷尬,她正承受著來自白石和玖我的視線,她抿了抿唇,在玩樂與性命中她得做出一個選擇,她吞了一口口水,下定決心。


「三號和五號,唱演歌,就這樣。」很普通的一個指令,果然還是性命重要,進藤只想趕快結束,不然她都快被瞪死了。


白石和玖我鬆了一口氣,然而,被抽中的是緋山和玖我,嗯,咱的緋山醫生連中獎兩次。


--順帶提一下,兩個人都是破嗓子。


玖我的其實還好,但她唱歌漫不經心的,老被緋山拉走音調,緋山的嗓子本來就破,就連習慣了的白石都忍不住笑意,忍得難受,雙肩顫抖著,算了啦,白石醫生妳就別忍了,大家開心就好了。


第三輪,抽到國王的是玖我,她瞇起了眼,被玩很大的人抽中的國王,她雖然是淡笑著卻令人不寒而慄。


「一號二號,由二號輕輕咬著一號的耳朵說一句"我愛妳"。」玖我也不管抽中的是誰,她只想玩「另外,還要喝交杯酒,以上。」她補充說道,果然這種由誰發起動作都講得清清楚楚的才是擁有最強大殺傷力的。


是誰呢?籤主是誰?只見白石和緋山舉起了手。


白石是一號,緋山是二號,對緋山而言,相信那些指令是相當具有恥力的,要是她是一號的話還可以忍忍就過去,偏偏她是主動的二號。


「請多指教。」白石笑著對緋山說著,一臉"是美帆子的話,可以的喔"這種表情,多大年紀了啊白石醫生!請不要還那麼少女!


另外的四個人早已準備好看這場戲,緋山的臉色一路從紅潤轉青變黑然後化白,她嘆了一口氣,拿起酒杯,打算先完成喝交杯酒這比較簡單的指令。


白石當然十分樂意,她和緋山手勾手,完成了喝交杯酒的指令,放下了酒杯之後,緋山心中仍在準備著做那些未完成的指令。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緋山因剛剛那杯酒臉色又變得紅潤,她鼓起了勇氣,不過因為她比較矮,她起了身子後在彎下腰,猶豫一下才咬了白石的左耳一下,再以細小如蚊鳴般的聲量說出那句話。


「我愛妳。」緋山說完就想逃走,才拉開距離,就被白石拉了回來,順勢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太大膽了唷,白石醫生,請不要大庭廣眾的就讓妳老婆跨坐在妳腿上好嗎?


「白石惠!」這樣的舉動讓緋山大吼出來,可是在看見了白石的笑容後她又突然的說不出怒罵的話。


「我也愛妳喔,美帆子。」白石目無旁人的拉近兩個人的距離,在緋山耳邊說著,隨後緋山便掙脫了白石,不敢看她靜靜的坐在白石身旁。


不知不覺影響到四周圍觀的另外兩組人馬,炒熱的氣氛瞬間凝住,每個人都紅著臉,除了玖我仍是一臉淡定。


真令人好奇,能讓玖我的表情紅了的會是怎樣的勁爆畫面啊?這人一整個就是天塌下來也不會怎樣的模樣,紅起臉?應該滿有趣的。


待到眾人因為這舉動而感到臉紅心跳的情緒散開之後遊戲再開。


連續三次都被指定的緋山終於出頭了,她抽中了國王籤。


「啊哈哈,我是國王!」原本還在害羞中的緋山因為這件事而瞬間收起了害臊,翹起腳一臉得意,女王樣完全展露「來吧,一號和五號,請接吻吧,以上。」


慢著啊!緋山醫生妳那麼急著下指定!?妳老公白石也在其中耶!


簡單卻又難做到的指令,若是情人就可以,要是不是那就尷尬了,緋山完全沒有想到後果。


那麼,中獎的是哪兩位?玖我默默的舉了手,看了看四周,三秒後冱島也舉起了,完了,是情人組沒錯,冷戰中的情人組。


只見冱島不以為然的轉過頭去,明顯的就是在無視玖我,看著這樣的兩人,柴田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明明相處的時間快不可能跟以前那樣頻繁了,為何眼前的兩個人以冷戰來浪費時間?


她拉過了進藤,主動的吻了上去,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原地,白石拿在手中的酒杯還因此掉在地上,不過因為有鋪地毯,酒杯沒有碎裂。


結束了這突來的吻後,柴田露出一臉"怎麼樣?我辦得到妳倆辦不到吧?"的挑釁神情看向了玖我,很好,很強大,有勇氣挑戰玖我,真不愧是勇士。


只見玖我瞇起眼,危險指數瞬間破表,她起身坐到了冱島身旁,左手搭在冱島肩上,在那人甩開自己之前拉了過來,右手順勢扳過臉,玖我便這樣吻了上去。


突如其來的久違親吻,令冱島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即使不小心咬破了唇,玖我仍是吻著,這個吻,帶著血腥味。


鬆了手,冱島紅潤著臉瞪著玖我,玖我只是淡笑了一下,她倆間的牆似乎已經打碎了,這時白石才明白,她倆只是沒有機會跨出向對方和好的那一步。


緋山醫生這次歪打正著,讓兩個砲台和好了,這樣氣氛凝重的急救外科會快樂些吧!至少森永不會再被炸到一來急救外科就先閃著那兩個人。


不知為何,森永出現時,冱島和玖我都會在現場,然後森永就會莫名其妙的被捲進了冷戰。


看來森永還有得學呢!柴田已經知道該如何閃躲砲台了喔!


「閃夠了沒啊妳們!真是的!我眼睛都快瞎了!」在吧台裡的瑪莉珍終於忍不住的向三組閃光彈吼了過來「再玩這遊戲今晚就跟妳們收三倍的錢當醫藥費!」


只見三組人馬撇了撇嘴,要醫生這裡有現成的啊,可以幫你醫治,還可以不收錢喔。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散場了,三組人馬也就各自解散回家去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