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Blue同人)手心中握的幸福(二十九)麻醉實習生

(二十九)麻醉實習生

「啥?為何要來我們急救外科?」緋山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眼前的履歷表,白石坐在一旁看起來有些疲累,她才剛動完一個手術。


「這個嘛......就算是急救外科,也會需要麻醉師吧?」一名身穿西裝的男性說著,他是負責傳述人事調動的人。


「可是是新人啊!新人!」緋山仍是有些不滿,她明白急救外科真的也缺麻醉師,可是,在這種生死一瞬的地方,新人似乎不太可靠。


「我也覺得新人不適合急救外科,就算是新人想在這裡增加經驗,真的不適合的。」白石說著,她將緋山手中的空杯子丟進垃圾桶。


「就算跟我講也沒用啊,我只是來告知妳們而已,這是人事調動,已經決定了,失陪了。」那男人聳聳肩如此表示,他起了身子便轉身離去。


「那根本就不用談啊!浪費時間!」緋山不悅的踹了桌子一腳,白石無奈的拍了拍她要她冷靜一些。


隨後,她拿起了履歷表仔細看了一次。


「......森永武?算了,我們也不能說什麼。」白石將履歷表放回桌上,她摟了摟緋山輕輕笑著。


「我不想管了,走了走了,跟我巡房去!」緋山說著,白石應了一聲後便和緋山一同離開了辦公室。


兩天後,新人森永武報到,身高跟目測約一米八,笑容看起來朝氣十足,跟柴田頗像,看起來有些傻傻的,短髮,一邊用髮膠抓了起來。


「森永武前來報到!」他有精神的向急救外科的三井醫生打招呼,三井愣了愣一下後笑了出來。


「我知道了,原來你和柴田同間醫校的啊?等等喔,啊,柴田過來!」三井醫生看了看他的履歷表後笑著說道,東張西望時看見了柴田便將她叫了過來。


「是,三井醫生,有事嗎?」柴田小跑步過來,她看了看森永再看了看三井,一臉疑惑。


「他是跟妳同醫校的,新來的麻醉師,妳帶他先認識環境吧。就這樣。」三井說完後便轉身離去。


「欸?等等,麻醉的話,大家不是都會嗎?」無心的一句話,卻打擊了森永,他滿腔熱血,瞬間澆熄。


「柴田......妳......那句話......」森永皺起了眉,他看向了柴田。


「啊,妳誤會了,通常在急救外科用的都只是局部麻醉,不過,向是硬膜外持續性麻醉那種難度的不太有人會,需要的時候還是會從外科那裡借麻醉師過來。」柴田尷尬的笑了一下,她走在森永前面。


「可是......難道,直升機上面沒有配置嗎?」森永再問。


「啊,這裡是護理站,通常大家都在這裡,那位看起來很冷的是玖我真實,雖然跟我一樣都還是實習生,可是很厲害喔,那個是冱島遙,是護理長,很......」


「柴田!妳為什麼把聽診器隨便丟!?罰妳抄寫十份病歷!」冱島正好轉過頭來,看見了柴田就吼了過去。


「是!」柴田應了一聲,她看向了森永「很兇。然後那是進藤真希,左邊那個是西條醫生,啊,走過去那個是森本醫生。」柴田一邊介紹著,森永一邊記住了那些人的名字。


兩人繼續走,走經病房的時候,正好看見了在詢問病人狀況的白石。


「那是白石醫生,很和善的人......咦?緋山醫生沒跟她在一起啊......有看到再介紹。」柴田說著又引領著森永繼續走。


「唷!柴田,怎麼樣?四處晃嗎?太閒了吧,這樣是不好的喔。」正好巡房出來的藤川走向柴田,三個人擦肩而過。


「那是藤川醫生,玖我只用兩個字形容"很吵",冱島更狠,她說"廢柴"。」柴田說著,剛走過不久的藤川打了個噴嚏。


此時,走廊的另一頭,緋山正好走出CT室,匆忙的往他們這邊跑。


「柴田,待會兒我有場腦部手術,要不要來隨妳。」緋山邊跑邊說著,經過他倆時,緋山看了森永一眼「要來的話把森永也帶過來。」


「是!那就是緋山醫生,我曾在急救現場看過她用硬膜外持續性麻醉,她真的很厲害,跟白石醫生一樣,是我所憧憬的兩名醫生,走吧,我們去看緋山醫生的手術。」柴田說著便帶著森永走向了手術室。


準備好手術的前置作業,緋山給了森永第一個工作,她讓他來替這個病患麻醉,緋山笑了一下,十分滿意的點點頭,她開始了手術。


持續了三個半小時,緋山用最快的速度切除了腦瘤,結束了手術後便離開了手術室,第一次看見手術現場的森永傻愣在原地。


森永回到護理站後,他看見了玖我和冱島正在轟炸著彼此,柴田似乎沒這回事的繼續工作。


他覺得,急救外科的人似乎都身懷絕技,十分驚人,他在這的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


---


「傻柴田!快點!不然我要先走了!」接到了上直升機的消息,緋山喊了一聲便和進藤先跑了出去。


「啊!等等我啦!森永這裡交給你了!」柴田放下手中的病歷表便跟著緋山她們的腳步衝了出去。


森永應了一聲,他走到窗邊,看著她們跳上直升機,飛向事故現場。


「嘿,你是森永武嗎?我是白石惠,抱歉,最近忙都沒來跟你打招呼,還習慣這裡的生活方式嗎?」白石笑了笑如此說著。


--報告報告,請出勤的緋山醫生快來帶走妳家搭訕人家的白石醫生,再報告一次......。


「是,還可以,只是......那兩個人真的沒問題嗎?」森永看向了正在護理站冷箭死戰的冱島跟玖我。


「喔,那個喔,那是她們特有的生活樂趣,去勸架的話會全都轟向你,啊,對了,一直忘記告訴你,上次的手術,緋山醫生很滿意你的表現喔,請繼續加油。」白石說著,她轉身走向了護理站,巧妙的閃過戰場,安然無恙。


「請急救科白石醫生至急診室,有急診病人。」廣播如此播著。


「欸!我才坐下來不到三十秒耶!」白石說了一句,她屁股都還沒坐熱又得從旋轉椅上彈起來,往急診室跑去,森永也跟了過去。


他看著白石從麻醉、手術、縫合一氣呵成,驚愕的說不出話,白石的麻醉技術,比他這個麻醉師還來得熟稔。


他有些沮喪,走了出去。


兩天後,下午的直升機出勤歸來後,緋山推著仍需要動刀的傷患進來,可同時又遇上了急診病患送來,急診室內忙得不可開交。


「森永!來幫這傷患做麻醉!」緋山喊著便先替其他傷者處理傷處,她回來時卻發現森永手忙腳亂的什麼都還沒做。


「讓開!」緋山按耐不住,她喊了一聲便自己替病人做麻醉,她忽略了森永那張受傷的臉,可白石卻看見了,她皺起了眉。


結束了忙碌,緋山就去沖了個澡,白石則在幫忙收拾急診室,她偶爾會不經意的看向森永那張失落的臉。


白石嘆了口氣,她想換件內襯,也就先回休息室了,一進到休息室,緋山正好在換制服,白石笑了笑馬上就抱過去了。


「走開啦,妳身上都是汗,我才剛洗完澡耶。」緋山皺了皺眉,手肘頂了頂那人,雖是反抗的話語,語氣卻是十分縱容,緋山輕笑著,往那人身上靠去。


「不要。」白石說著就蹭了蹭緋山,右手不安份的撫著她的腰「我說啊......妳剛剛似乎傷害到森永了喔。」


「我知道,只是,那時是沒有時間慢吞吞的。」緋山說著,她的手按住了白石的手,不讓那人放肆。


「嗯......有空再聊他。」白石說著,她拿過緋山的制服,替她穿上制服,隨後,白石緊緊抱住了緋山,左手扳過她的臉,吻了上去。


只是心血來潮,緋山也知道,她閉上了眼任由那個人溫柔的索取,似乎夠了,白石才放開緋山,到自己的櫃子旁去換下內襯。


她倆帶著各自下午的手術病患的病歷到辦公室去看,肩併肩坐著,四周只有翻頁的聲音。


突來的敲門聲,白石抬頭一看,是森永,她點點頭示意要他進來。


「有事嗎?」白石問著,緋山也停下動作看著森永。


「那個......白石醫生、緋山醫生,對妳們而言,麻醉師的存在到底是?」森永站著說道,他低著頭問著,他的聲音,聽起來無精打采的。


白石看了緋山,只見緋山輕嘆一口氣,她將病歷本放在桌上,喝了一口白石方才進來時泡的茶,扶著額似在思考。


「是一個醫療團隊中不可或缺的存在,沒有你們,我們沒有辦法放心做手術,但,在急救外科是不一樣的,我們需要的是快速精確的動作,以一般外科手術而言,你們很重要。」白石說著。


「是很重要的存在沒錯,但直升機上面是不可能再多配置一個麻醉師,也因此我們在外頭進行急救,多半會些麻醉。」緋山說著,她將空杯子放在桌上「你來當我手術的麻醉師吧,還有事晚點再說,我先走了。」


「嗯,我晚些再去,加油喔。」白石點點頭,她收拾了桌面,緋山先帶著森永先離開了「......無呼,美帆子真的很溫柔呢。」白石笑了笑後走了出去。


緋山在手術中,滿意森永的表現,看來,森永似乎只是在緊急狀況下的反應還不夠好罷了,假以時日,應該會成為讓人信任的麻醉師。


緋山走出手術室向家屬報告狀況,才剛說完,白石也結束了手術,一臉疲憊,她的手術是時間短卻需要十分專注的手術,耗費的精神是其他手術的兩倍。


她倆才想回辦公室稍做休息時,森永卻叫住了她們。


「那個,緋山醫生那次在山中救援的事我有聽說過,在那種情況下,連我們麻醉師都部一定會用硬膜外持續性麻醉,而妳卻用了這種高難度的麻醉......這樣我們麻醉師到底......」


「你傻了是不?那時是不得已的,要是不那麼做傷患是會死的,我說你啊,我剛不是就說過了嗎?直升機是不可能再多載一個人的啊!!煩!你們只要在手術的時候做好份內工作就好了啦!」疲累的緋山耐性是最低的,自己說著說著就暴躁了起來,她不想再說,轉身就走,留下白石和森永兩人。


「啊哈哈......又生氣了,森永,我知道你對自己的工作定位還不明白,我只想說,一個優秀的醫療團隊,是不可能沒有一個值得令人依靠的麻醉師的,你們的存在,簡單又重要。」白石說著,她跟上了緋山的腳步。


森永留在原地,咀嚼了那兩人所說的話,他點點頭,跑到了辦公室去,去找那兩個人。


「白石醫生!緋山醫生!我一定會成為讓妳們可以放心的麻醉師的!請多指教!」森永大聲的說著,嚇到了正想睡一下的兩位醫生。


說完,他就關了門又匆匆忙忙的離開了,不知是想去做些什麼訓練。


「......嚇到我了,肯定跟柴田同一型的。」緋山說著,她瞇起了眼準備睡覺,她靠在白石肩上。


「柴田啊......還真的滿像的,好了,睡一下吧。」白石拍了拍緋山,讓她躺了下來,枕在自己腿上,白石則是坐在沙發上放鬆自己。


這天後,森永正式確定留在急救外科,但同時也在外科那裡,增加自己的經驗,這個充滿幹勁的人努力的想讓自己被認同。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