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Blue同人)手心中握的幸福(二十八)學習

(二十八)學習


「緋山醫生!有急診病患!」一名護士呼喊著。


「是!我馬上到!島津先生你在這裡等著,待會兒會有人帶你到CT室去。」緋山交代完後便衝向了急診室,在一旁的唯完全沒辦法跟上緋山。


匆匆忙忙的跟著緋山到急診室,那人早已套上了無菌衣,握住了手術刀,朝傷患的胸口劃了一刀,血,噴灑在她身上。


「柴田!快,他的骨折就交給妳處理,冱島給我止血鉗......啊啊,唯妳站旁邊別過來。」緋山雙手並用,很快就阻止了出血。


「緋山醫生,中央大道傳出車禍,一家三口輕重傷,要接過來嗎?」一名護士著急的說道。


「接過來!啊啊!誰去把白石跟玖我叫來!」緋山口氣雖然有些急躁了,可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她的動作,手術刀十分沉穩的拯救生命。


「急救科白石醫生、玖我醫生,請至急診是援助,不然緋山醫生要爆走了。」進藤如此廣播著,聽見此的人都笑了起來。


「進藤妳給我記住了,冱島2-0線!」緋山沒好氣的說著,她沒有分心,快速的縫合了傷口,將傷患送到ICU去。


「哇啊!我來了我來了,緋山沉住氣啊。」白石匆匆忙忙的衝了進來,理佳則是跟在她後面,她站到了唯旁邊。


「快準備!待會兒有一家三口會送過來!」緋山說著,將無菌衣丟了一套給白石,同時又扔出了另一套給剛進來的玖我。


才剛說完,救護車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急診室的醫護人員已做好了準備。


「本田太太左手骨折,意識清楚,本田先生內臟破裂,昏迷指數III-200,小兒子撞到了頭陷入昏迷,III-100。」救護人員一邊推送傷患一邊說明狀況。


「我知道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就好,玖我、柴田,妳們負責小朋友跟本田太太,白石,你過來幫我,冱島去協助玖我她們。」緋山說著,所有人應了一聲後聽令行事「傻了啊!別動!要是骨折更嚴重怎辦!」緋山向本田太太吼了一聲後那個人不敢再動。


看著忙碌的急診室,唯和理佳兩個人都傻了,她們完全無法進入那個世界,她們能做的,就只是位傷患祈禱。


順利的救回一家三口,由於先生和孩子傷勢較為嚴重,被安置在ICU中觀察,本田太太則是安排在三樓的一般病房。


「呀......終於好了,我們去吃東西吧!」柴田向在場的醫生們提議著。


「我還不餓,巡完房我再過去。」玖我說完後便掛上了聽診器走離急診室,其他人也就先到餐廳去了。


「吃啥好?」緋山伸了伸懶腰問著一旁的白石,和她並肩走著。


「A餐吧,唯和理佳也來吧,雖然醫院的食物不是很好吃就是了。」白石這時想起了那兩個人,那兩人抿抿唇後用力的點點頭跟上了她們的腳步。


她們圍成一桌,像是在年終圍爐一般,柴田老是往唯和理佳那裡看過去後偏著頭不知在想什麼。


「......請問......兩位是歌姬白石理佳和新生代女(百度)優青山唯嗎?」柴田終究是忍不住的問了,她看著兩人。


「是,抱歉,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白石理佳,是白石,欸?姐妳叫啥名字去了啊?哦,白石惠的妹妹,這一位是青山唯,我們為了新戲來見習,請多指教。」理佳說著,她露出了神似白石的笑容。


白石沒好氣的扁了扁嘴,不理她繼續吃飯。


「白石醫生!妳為什麼沒有告訴我!我很喜歡她們兩個人啊!!我......我可以請妳們簽名嗎?」柴田有些激動。


「妳自重點!吃飯!」進藤巴了柴田的頭一下,向理佳她們露出一個抱歉的神色,一臉"我家的孩子給妳們添麻煩了"。


「不,不,我們才該謝謝妳們肯讓我們待在急診室裡。」唯說著,她揚起一抹淡笑,招牌笑容。


「夠了,吃不吃啊?互相道謝來道謝去的煩不煩啊?」緋山說著,她不滿的戳著盤子上的青椒,怎老是她點的餐都有青椒啊?


「再怎麼煩躁也請不要像個孩子一樣玩食物。」冱島說著,放下手中的碗。


「討厭吃苦瓜的人沒資格講我。」緋山冷冷的應了回去。


「好了啦,妳們別吵了。」白石的座位剛好夾在兩人之間有些受不了,她不滿的說著。


「冱島這個給我吃了喔,苦瓜。」不知在何時出現的玖我端起了冱島盤上的苦瓜,坐到冱島旁邊的空位上去,她和冱島剛好相反,最愛吃苦瓜。


不知為何,看到這幕,白石覺得好像又輸了,她嘟了嘟嘴拿過緋山盤上的青椒自顧自的吃著,挑食這個問題,一點都不可能會出現在柴田和進藤兩個人身上,她倆都是什麼都吃的健康寶寶。


此時,緋山胸口的呼叫器震動了起來,她和玖我、冱島同時斂了眉,一同站起,衝向了停機坪。


「走吧,一起去看。」白石說著便領著唯和理佳一同到停機坪旁,看著那三個人直奔向直升機。


「傻白石!有空在那邊看就幫我巡房去!」緋山一邊跑著一邊向白石吼著,她忘了在場有兩個人是姓白石的,理佳無奈的聳聳肩。


白石挑了挑眉只得聽緋山的話,唯和理佳則是跟在她身後,不知不覺,好像變成了巡禮一樣,不過,兩個人身為藝人的親和總跟病人聊得開心。


下午五點十二分,緋山歸來,將傷患推入了ICU後,她回到了辦公室,她滿意極了,白石不只幫她巡房,連病歷都整理好了,此時的白石正在動手術,唯和理佳則是先回家了。


晚上九點半,白石完成了手術,回到辦公室喚醒了睡著的緋山後才一同回家去,回到家,那兩個先回來的人已經準備好一桌的好菜等她們了。


「今天我們真的學到了很多,謝謝妳們。」唯說著,她向白石兩人做了九十度的道謝。


「我第一次看見急救現場,當初姐姐也是這樣救我的吧?我覺得,我要努力演好這戲,讓大家知道在前線的醫護人員是怎樣的努力。」理佳說著,她想起之前演唱會的事。


「妳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學到什麼是妳們內心的成長,我們,覺得這個工作是很棒的,雖然老是會忙到三更半夜的,可是,能救回一個人的生命,看一個人康復,我們很快樂。」緋山說著,喝了一口柳橙汁「哦哦!超甜的啦!」


「我們以這工作為榮,就如妳們敬業的拍戲的事前準備一樣,不說了,我想講的是,理佳妳的手藝也太差了吧?菜太鹹了好不?」白石皺了皺眉,她知道自己最喜歡的這道菜是理佳做的,可是,真的太鹹了,她不得不抱怨。


「欸!過份!我努力做的耶!」理佳嘟起嘴不滿的說道。


「要好好磨練了,我們家的理佳就麻煩妳照顧了,唯。」白石說著,索性就用那道菜的湯汁拌飯吃了下去。


「是,我知道了。咦?」唯回答了才發現不太對勁,她反應過來時白石已經自顧自的吃飯不再說話。


--慢著,怎麼一副回家見父母,然後說了"請把女兒交給我照顧吧"之類的老梗肥皂劇啊?唯還來不及吐槽就輸了白石一回。


吃完飯就各自鳥獸散了,唯和理佳洗完澡就窩回房去,白石今晚也不看書了,一整天的忙碌她倆早累翻了,她吻了吻已熟睡的緋山後也就熄了燈。


再來的幾天,唯、理佳兩個人都在翔北,偶爾陪著病人聊聊,和小朋友玩,似乎也十分樂在其中,她們一共待了一個禮拜,一邊背台詞,一邊體會醫生的生活,也許,她倆能比其他演員更能了解醫生的心情吧。


「這幾天真的很謝謝各位,我們學到了很多,我們會盡力演出,到時也請各位多加支持。」唯說著,她和理佳一同向醫療人員到現之後搭上了保母車離去。


「好啦,各位繼續工作吧。」三井醫生拍了拍手後眾人便回到各自的崗位上。


過了幾天,柴田收到了兩人的簽名T恤,樂得她被進藤揍也不喊痛,開心的像個小孩子似的。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