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Blue同人)手心中握的幸福(二十二)裸妝圍裙

(二十二)裸妝圍裙


傻眼,回家後,白石只有這兩個字可以形容她露出的表情。


愣住的白石首先先被放在門口的書櫃嚇到,進門後又見玄關裡放的一堆東西,完全傻住了。


「這些是啥啊?」白石提起所有東西,將它們放在桌上後轉頭問著那個罪魁禍首。


「啊?妳是問為何丟在玄關嗎?一回來就接到電話就衝出去了啊,還是妳問為何買這些東西?指是日常用品而已,沒關係吧?」躺在沙發上的緋山這樣說著,不管白石是哪個問題她都回答了「妳先洗澡吧?我趁妳做飯的時候再洗就好。」


白石應了一聲之後決定待會兒再整理這一堆東西,她進房拿了件浴袍便走進浴室去了,安靜的屋裡傳來了水聲,緋山閉上眼,左手轉開了電視,停在音樂台中。


"求求你不要把我跟其他的人相提並論 不要因為我是個死腦筋的女孩就拋下我一 要是對我說你真可愛我喜歡你的話 只要這樣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隨著音樂她也跟著哼著,音樂一首接一首放鬆了她的工作壓力,洗完澡的白石挨了過來摟了摟緋山,催促著她去洗澡後,白石走進廚房,準備她們今晚的晚餐,等待水滾的時候,她整理著緋山買回來的東西,她看見了一件印有白色熊的圍裙,她惡作劇的惡心又起,她拿了那見走進房裡,打算給非珊一個超大的驚喜。


她換上了那件圍裙,裝做沒事一般的繼續做菜,她聽見緋山打開了浴室的門,白石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惠,我要喝牛......妳幹嘛只穿圍裙!弄那啥......裸妝圍裙?」緋山別過臉去吼了出來,掛在她頸上的毛巾掉落在地。


「美帆子......不喜歡嗎?」白石眨了眨眼說著,一臉無辜的樣子,她伸手關了爐火,將湯端到桌上,她走向仍愣在原地的緋山,緊緊抱住了她。


「妳!什麼喜歡不喜歡啊!?妳快放開我!妳......妳......妳的胸......放手!快放手!」緋山赤紅著臉掙扎著,白石笑了笑卻沒有放手的意思。


怎能輕易放手啊?這麼好玩的反應,不好好玩一下怎麼可以?


「我......想看美帆子穿耶......」白石說著又丟出這樣一句震撼彈,轟隆一聲,緋山愣在原地完全沒辦法反應,見著有如此良機的白石,露出一個燦爛到不行的笑。


她環著緋山腰部的手,右手拉開了緋山浴袍的腰帶,左手一扯,將浴袍拉了下來,預料內的裡面什麼都沒穿,白石拿過掛在餐桌旁的另一件印著小貓圖樣的圍裙,手腳俐落的套在緋山身上。


「唔......好像太誘人了......」白石走到緋山身前看著,她退了一步,摀著鼻,一副要流鼻血的樣子「太誘人了......妳這樣太令人想犯罪了啊......」


「不是妳擅自換上的嗎!?妳還一臉我的錯是怎樣啊!」緋山此時此刻覺得非常恥,她恨不得挖個洞埋了自己。


不!不對!要埋也要埋眼前這個胡搞瞎搞的人才對!沒事突然發什麼瘋啊!?她到底從哪學來的!?一定要好好問一下才可以!


「這是生活情趣啊......要來點不一樣的嘛,況且美帆子穿著粉紅色的圍裙,超適合的,同時具備了可愛與性感......真是......」白石一邊滿意的說著一邊像個痴漢般的神情真令人想揍她幾下,她不管自己多沒形象,反正家裡就她跟緋山兩人而已,沒差啦!


不行!絕對不能讓這傢伙再牽著自己的鼻子走了,得想想辦法,問出哪學的,要是從別人那裡學的,得整整那人才行。


「哦......是嗎?那......惠......告訴我,教妳裸妝圍裙這玩意兒的是誰。」緋山傾身向前,雙手環住白石的頸,她咬咬下唇,稍微露出了舌尖,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極盡誘惑的神情,緋山覺得自己說不定很有潛力,慢著,是要什麼潛力啊緋山醫生!!


「唔嗯......」白石倒抽一口氣,明顯的動搖了,她吞了吞口水,右手放在緋山腰上,她稍施些力,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告訴我,是誰教妳這些的?」緋山不夠高,她使力將那個高個子拉了下來,她在白石耳邊輕聲說著,隨後輕舔了她的耳垂。


「嗯......是玖我......」白石發出了一聲低吟,她乖乖的說出答案。


滿意的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只是沒想到答案會是如此的勁爆,緋山驚愕,原來玖我吃這種口味,超重口味。


緋山挑挑眉放了手,她轉身弱有所思的在想該怎麼整整玖我時,一雙手溫和的攬上她。


「那可不行喔......誘惑完就把我晾在一旁想著其他事。」白石抱住了緋山說著,她咬了咬緋山的耳朵,雙手不自重的探入緋山的圍裙底下,輕輕撫著緋山剛洗完澡,微熱而敏感的身體。


「啊?啥啊?我......我才沒......沒做誘惑這種事!喂!快放手!還沒吃飯的妳發什麼情啊!」緋山扭動了身體反抗著,撞了撞身後的那個人,但白石卻不為所動。


「吃飯什麼的晚點再說,不行了,美帆子看起來太可口了......玖我的建議太棒了......」白石的語氣聽起來十分危險,她的手在緋山身上來回撫觸著,停在胸前的柔軟上,輕柔按壓著。


「惠......等等......別......唔啊......」緋山小聲的說著反抗著,白石沒有說什麼就將她壓在餐桌上。


「吃飯什麼的......已經確定要延後了。」白石說著,溫柔的棲身在緋山身上,她左手拉下了緋山的圍裙,緋山側著臉不敢看那張有些危險的顏。


該是用餐的時間,只有熱騰騰的湯還在冒著煙,負責做菜的人正忙碌著,乾淨的廚具等不到主人來使用,在這屋子中,只餘渴求彼此的而糾纏的身體。


---


「好啦,這些就麻煩妳了,玖我"醫生"!」緋山一臉倦容的將一大疊資料放在玖我桌上那已經多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那恐怖的資料山上。


「......妳吃錯藥了嗎?」看著一堆資料,連玖我也不得不抱怨眼前這沒來由的特大工作量。


緋山什麼也不反駁,應該說她沒啥體力可以反駁,她只哼笑了一聲之後戴上聽診器就溜了,這時白石正好從另一邊走回來。


「啊......好多......玖我妳做了什麼嗎?不然冱島為何這樣處罰妳?」白石坐到玖我對面眨了眨眼看著緊皺著眉頭,埋首在資料中的玖我。


「不是她,是妳家主......不,妳家的緋山醫生的傑作。」玖我說到一半趕緊改口,差點就把私底下稱緋山醫生稱為主人,稱白石醫生為家寵的習慣給爆出來。


「啊......我知道......對不起......」白石腦袋轉了轉後說了一句道歉的話語「因為種種原因......所以我就把妳供出來了,裸妝圍裙這件事。」


「算了,我明白了。」玖我嘆了口氣,白石起身走到她身旁拍拍她的肩膀替她加油打氣後,拿著自己的聽診器也離開了護理站。


「真可憐啊,玖我。」冱島推著醫藥車回來,她笑著看著忙碌的玖我,調侃的語氣代表方才她通通看到了。


「試問我招誰惹誰?裸妝圍裙什麼的不是妳先弄的嗎?」玖我嘆了口氣將資料鍵入電腦中「沒想到妳這麼大膽。」


「妳!我當時只是喝醉了!而且妳......這事不許再提!」冱島稍紅了臉,又將一疊資料放在玖我桌上「這些也麻煩妳了!」


「是是......啊,對了,明天是他的忌日吧?我陪妳去給她上個香,可以吧?」玖我挑了挑眉,她完成了一份,放到旁邊去,估計還有三十份左右,不,加冱島的愛的禮物大概還有三十七份。


「哦?好,明天一起去,告訴他我有個人陪了。」冱島點點頭,她在玖我旁邊的電腦前坐了下來「我來幫妳吧,看妳怪可憐的。」


「啊,真可愛啊,冱島。」玖我輕笑著說道,冱島毫不客氣的拿了一本資料夾往玖我身上砸去
「喂,會痛。」


「會痛?那痛死了也好。」冱島悠悠的說著,她拿了另一本開始整裡,玖我搖搖頭歎了一口氣拾起那一本用來砸自己的繼續工作。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