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Blue同人)手心中握的幸福(二十)家族

(二十)家族


整個新聞都在報導這個事件,有些媒體湊巧拍見了白石開腹時噴出血那一幕,以此大作文章,白石絲毫不理會自己在踏入醫院時媒體那些無聊的追問。


在外的媒體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狀況,經紀公司也對外只發出白石理佳安全的消息。


白石一家人擔憂的站在ICU外頭看著理佳,一個急診室的醫生走了過來。


「幸好妳在現場先做了處理,待明天穩定些就能轉到一般病房了。CT也沒有發現異常,不過還是要觀察幾天。」那名醫生說著。


對於本身也是活躍在緊急急救第一線的人,他的解釋似乎是多餘的,白石媽媽說了聲謝謝之後,那名醫生就先離開了。


「爸媽,妳們先回飯店休息吧。」白石扯出一個笑容說著「這裡有我和緋山就夠了,您別太累。」


「嗯,妳們也是,明早我們會來跟妳們換班。」白石媽媽笑著說道,她挽著白石爸爸離開了醫院。


看著白石父母離去,緋山嘆了一口氣,白石見狀摟過了她,她們坐在急診室中的長椅上。


「妳也不要太累......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拿了門票給伯父他們,卻讓他們碰見了這件事......」緋山低下頭去,似乎有些難受。


「沒那回事,爸媽看了理佳的表演,應該也會原諒她了,美帆子,謝謝妳。」白石露出一個淡笑,她仍皺著眉,因為她擔心理佳的狀況。


「謝謝什麼的根本就不用跟我說......妳先回去吧?妳在那樣的狀況下動了手術,應該很累了。」緋山說著,她有些擔心現在精神狀況不太穩定的白石。


「不用了,我要等理佳清醒,不要緊的,當初等妳清醒我不也是這樣過來了嗎?」白石擁住緋山,讓她靠在自己懷中「累了的話就先睡一下。」


「不,我要陪妳一起等。」緋山說著,白石應了一聲後她們以沉默和時間搏鬥,直到天亮,莫約六點時,她們在ICU中確認理佳的狀況。


緋山小心的為她換上了一瓶點滴,白石則拆開了紗布,確認傷口沒有化膿後上了藥在貼上乾淨的紗布。


「理佳,快些醒來吧。」白石的右手輕觸理佳的臉頰,那人的眉間輕鎖,緩緩清醒,看來是麻醉退了,這時,白石才綻出一抹微笑。


「唔......姊姊......真的是妳嗎?」理佳說著,她的臉色略為蒼白,白石笑了笑後跟護士要了一杯水。


「嗯,是我喔,妳都沒發現隨行醫生是我吧?」白石笑著,用棉棒沾了水塗抹在理佳唇上。


「才不,只是不敢承認而已。」喝了些水,乾燥的喉嚨舒服了些,她說起話來也有元氣了一點,她看見了站在白石身邊的緋山「她是誰?醫生嗎?」


「嗯,是姊姊最喜歡的人,是醫生沒錯,跟我一起在翔北工作的人。」白石拉過緋山,緋山點點頭露出一個淡笑。


「我叫緋山美帆子。」緋山笑著「妳的歌我很喜歡,所以請趕快康復。」


「是,那麼......什麼時候我可以出院?」理佳點點頭後問著白石,她想起身,緋山扶著她坐起來,白石則是挪動了枕頭讓她靠著。


「待會兒我再要求做一次CT,還要做全身檢查,妳一定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白石篤定的說著「沒有確定妳健康之前我不會讓妳出院。」


「欸?可是我還有工作耶!好嘛!姊姊,讓我早點出院嘛!」理佳拉著白石的手晃啊晃,正用著撒嬌攻勢。


「這......」白石有些動搖了,她轉頭向緋山投以求救的眼神。


「不准,她准了我也不准,好歹我也是個醫生。」緋山說著,力挺白石的說法,既然那人得扮白臉,那黑臉就由自己來辦吧。


說什麼也不能讓理佳拖著這樣虛弱的身體去工作。


「是阿,我也不准喔。」一個柔和的聲音傳了過來,三人一同看像聲音的來源,是白石父母。


「爸爸?媽媽?」理佳瞪大了眼,看著已很久不見的父母,她又將目光轉到白石身上,似在問"妳把爸爸媽媽找來的嗎?"


「理佳,看到妳那麼有精神我們就放心了。」白石媽媽摸了摸理佳的頭,理佳點點頭的擁抱住許久不見的媽媽。


「對不起......對不起......爸爸他......原諒我了嗎?」理佳悶悶的說著,她怯怯的看向從一進來就不發一語的父親。


「她只是拉不下臉而已喔,妳看這個。」媽媽語帶調侃的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卡片,上頭是白石理佳後援會的會員卡,編號是最初的那一號,名字是白石爸爸的名字。


「哦!爸爸原來是那個始終不肯露面的會長!?」理佳有些驚愕的說著,只見白石爸爸嗯了一聲後別過臉去,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一旁的白石和緋山早就別過臉去,不斷隱忍著想大笑的衝動,身體不斷顫抖著。


「好好好,別逗妳爸了,要聽緋山的話做整套的檢查喔。」白石媽媽拉回了主題說著。


「是。」理佳有精神的回答著,她將目光轉放在緋山身上「謝謝妳,緋山醫生。不過......妳長得小小的好可愛喔......可以抱一下嗎?」理佳眨了眨眼問著。


「什......什麼啦!?」緋山下意識的退了一步卻撞到了白石,正好被那人攬個入懷「喂!妳快放開我!」


「不行喔,理佳,美帆子是我的喔。」白石不動於衷,摟抱的手收了更緊,沒有聽見緋山的話似的不肯放手。


「欸?姊姊好小氣喔!分一點給我又不會怎樣!」理佳笑著又朝緋山張開了雙手要抱抱。


「一點也不行,全部﹑全部都是我的。」白石搖了搖頭,還向理佳搖了搖手指。


--這姊妹倆是怎樣?本人我的意願才是最重要的吧?有沒有搞錯啊!?喂!白石妳的手太不安份了!不要一邊說一邊摸著我的腰!還有妳那種佔有式宣言是怎麼一回事!


「是啊,緋山小小的很可愛呢。」白石媽媽也在此時笑著說道。


等等!怎麼連伯母也來湊一腳啊!?


緋山向白石爸爸投以一個求助的眼神,她只能搖搖頭看一口氣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女人的爭戰,他是沒辦法阻止的。


咕嚕嚕、咕嚕嚕、咕嚕嚕,緋山的肚子叫了起來,一次三連發,仍在進行緋山爭奪戰的三人加上白石爸爸都看向了她。緋山不好意思的都想挖一個洞將自己埋進去,這樣也不用看那三個人爭成那樣。


超丟臉的啊!緋山真想狠狠揍自己幾拳再把自己抓去給摔角選手摔個幾下,啊,不要好了,感覺好痛。


「啊......都這個時間了......小惠妳們去吃些東西就回飯店裡休息吧?整個晚上的,應該也很累了。」白石媽媽溫和的說著「這裡有我們會好好盯著理佳做完檢查的。」


「是,那我們先回去了,晚點再過來,理佳要聽話喔。」白石說著和緋山離開了醫院,她們吃飽喝足了才回到飯店去。


輪流洗完澡後她們肩並肩的躺在床上,緊緊握住彼此的手。


「吶......美帆子......」白石看著天花板換了緋山之後轉過頭看著她,而緋山在應了一聲之後也轉頭帶著疑惑的神情盯著白石「妳還記得以前藍澤問過"妳會選擇我還是緋山"這句話嗎?」


「嗯,好像有這麼一回事。」緋山腦袋轉了幾下,想起這件印象十分模糊的問句,比起這個,她比較在意白石怎會突然提起這個。


「我給了他的答案是"我會自己救",但......昨天的事情,我想答案必須要改變了。」白石漾起一抹微笑「我想,答案會是"我會和緋山一起加油"。」


「唔......嗯......」緋山點點頭,她翻了個身背對著白石,白石見狀便挨了過去,將她抱在懷中。


「謝謝妳一直在我身邊給我勇氣。」白石說著,咬了一下緋山紅透的耳,那人沒有回答,只是翻過身,朝白石的懷裡挨近了些。


沒了言語,一切也不用多說對方也能明白的,就是這樣,她們才能一直走到現在,沒有辦法預估未來會如何,也沒有辦法說些什麼要永遠在一起。


畢竟,"永遠"是如此的虛幻不可碰,她們有的,就只是握著彼此的手,享受目前"在一起"的感覺,然後一步步的走下去。


就只是這樣平淡的幸福,這樣就夠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