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Blue同人)手心中握的幸福(十七)轉瞬間的浪漫

(十七)轉瞬間的浪漫


早晨的陽光透過藍色的窗簾將房中染成一片淡藍,白石輕醒過來,輕摟過仍安睡著的緋山,輕輕吻了她的額後替她拉緊被子。


白石下床梳洗後便到廚房去弄早餐,她將牛奶倒入鍋中煮著,加了些糖,淡淡的甜味充斥著整個屋子。


在房中的緋山鼻子嗅了嗅後緩緩轉醒,她起了身子,搖搖晃晃的開了房門,就這樣赤裸著身子走到浴室去。


洗把臉後她才清醒,正在煩惱該這樣大膽的走出去還是叫白石拿衣服過來的時候,門外就響起了白石的聲音。


「妳忘了拿衣服了對吧?我拿過來了,放在外面喔。」白石說完就走回廚房去了,她爐子上還正忙著她們的早餐。


緋山笑笑開門拿過放在門旁籃子中的衣服套上後便走到餐桌前等著吃早餐,白石先遞了杯牛給緋山後將荷包蛋翻了面後起鍋收工,她烤了幾片土司,弄了蛋和火腿片及洗了高麗菜葉後便弄好營養又簡單的早餐。


「美帆子今天很早起床呢!」白石笑得開懷,很少能這樣一起吃,通常白石先醒的時候總是自己吃完之後再將材料弄成三明治後等著那貪睡的緋山起床。


「沒啊,醒了就起床了,而且妳要去看車不是嗎?在那之前我想先去商店街買些東西跟咖啡豆,早些起來準備。」緋山咬著土司一邊口齒模糊的說著這段話。


「昨天我可是很節制喔!」白石說著,這番話令緋山紅了臉頰又十分無力,她的雙肩垂了下來。


「我說妳阿,這種事就別提了吧?趕快吃完就出門了吧?」緋山的語氣十分無奈卻又縱容著,她喝盡了自己那杯牛奶。


「是。」白石點點頭靜靜吃著,又替彼此加了一杯牛奶,用完早餐之後,準備出門時已經過了十一點,該開門的店家已經等著顧客上門了。


緋山穿了一件咖啡色的皮外套,內搭純白的小可愛,套上深藍色的牛仔褲及深褐色馬靴,嶄露她漂亮的腿部線條,褐紅色的微捲長髮披肩。


白石穿了一件格子襯衫當做外套,裡面穿著黑色的襯衫,印有著小兔子的圖樣,褲子是和緋山同款的,搭上白色底,紅色線條勾勒出簡單圖案的球鞋,看起來十分率性,烏黑髮絲綁成馬尾。


緋山東挑西挑著咖啡豆,明明這人平常不喝咖啡卻喜歡咖啡豆的香味。


花了四十分鐘才挑到滿意的,買好了之後也四處逛逛,買了生活用品,兩人簽著手去看車子,比對過各款的性能後,白石似乎十分中意一款Mazda的休旅車,不過顏色還沒決定。


「欸?沒有美帆子的顏色啊......好可惜......」白石一邊說著皺著嘟著嘴看著緋山。


--喂!妳看她也不會生出紅色款的好唄!


「妳幹嘛看我,又不是我出產的。妳不會買白的喔?愛自己一點。」緋山無力的笑了笑指著DM上的白色款休旅車,白石看了看之後,用力的點點頭。


「好像不錯!就定這款吧!」白石笑著喚了客服過來,在讀完契約後便下了訂單,約好下個周末交車。


白石似乎是想買車很久了,很快就下了決定要買哪一款,連緋山都有點傻眼,不過她也沒有意思要阻止白石,她知道白石一直都有在注意車子,只是一直到昨天才提起。


白石在回家路上又心血來潮的跑到玩偶店去買了兩隻對貓玩偶,她笑著將其中一隻遞給緋山後,拉著她開心的準備回家,可她今天又不想開爐,兩個人也就在小吃攤吃了晚餐。


緋山笑著看向在浴室的方向,裡頭的人心情愉悅到哼著歌,她窩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腦,一手吃著買回來的零食,一手敲打著鍵盤。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她縮小了視窗,桌面是她們兩個人的合照,白石笑得燦爛,緋山仍在睡著,想必是白石拍的,而且,兩個人都還裸著上身。


緋山起身拿起桌上一片新買來的CD的包裝,將它放進電腦裡,悠悠的音樂在屋裡迴繞著。


"兩人初次在這裡碰到的 是兩個月前的今天 就連接吻的方式都不知道 我最初的sweet girl friend(紅線中文歌詞)"音響中緩緩流露出這樣的歌詞。


緋山扯開了衣襟,先洗完澡的她感到有些躁熱,她窩在沙發上打起盹了。


走出浴室的白石笑了笑,她吻了緋山的唇一下,輕輕將她抱起走回房裡,看著那個人敞開的胸懷,說實在的有些把持不住,白石皺了皺眉,她也不想打擾那熟睡著的人,她只抱怨似的在那人胸口留下一個明顯的印記後便輕手輕腳的走出臥房。


果然還是有點悶啊,那個對情人不負責任的人,哪裡有人這樣誘惑完就直接睡覺的啊?大半夜的讓人燒起火又不幫忙滅火的。


到底招誰惹誰啊?白石問著自己。


--不就是妳自己去招那個緋山美帆子,去惹那個緋山美帆子嗎?搞得現在又是人家的錯,就說了嘛!緋山醫生妳寵壞妳家大白熊了!


嘆了嘆口氣,白石只得嘟了嘟嘴不滿意的在屋子裡晃來晃去的,這時她聽見了緋山沒有關的電腦所傳出的音樂聲,她走向了電腦。


她轉小聲了音響,上網瀏覽著網頁,看著現在最新的醫療資訊,在她的小冊子上做了筆記,縮小視窗時她看見了那個桌面,她笑了笑又換上了一張,下次某個人開電腦的時候一定會嚇到的。


白石換上了緋山壓在自己身上的照片,雖然是自己自導自演,可直接看照片還真的有那一回事,哎呀呀,真期待某個人的反應。


弄了個這樣的陷阱之後不久白石也關了電腦,到書房去看了些書,直到兩點才回到房裡,輕手輕腳的鑽入被窩,緋山似乎是感受到了白石的體溫,她蹭了過去,白石笑著也摟著她沉沉睡去。


翌日,中午過後,緋山似乎是睡飽了才終於醒來,本來說好要逛街的,不過昨天看車前就逛了便將這個行程取消了。


她套了件輕便的帽T走出房門,房屋中找不到那人身影,正感疑惑的時候她看見桌上的紙條才知道白石的病患出了問題,她回翔北一趟。


緋山熱了午餐吃著時,白石回來了,白石沒有平常的蹭了過來,看著她汗濕的白襯衫,緋山猜想她奔波了整個早上才弄成這樣,她向白石投以一個笑容後,那人也笑著拿了浴袍跑進浴室去了。


白石一走出浴室就抱了過來,緋山正玩著NDS也不反抗,她讓白石坐在自己身後,自己則倚在她身上。


玩了兩個半小時才肯放下手中的遊戲機,白石這時也從大衣中摸出了一個精緻的盒子。


「順便去拿之前定的東西,要給妳的禮物。」白石說著便將那個小盒子交給緋山。


「啥?我怎麼不知道?」緋山眨了眨眼看著白石,有些驚愕。


「想給妳個驚喜,所以沒說。拆開看看?」白石如此說著,緋山抿了抿唇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將禮物拆開。


「這......這是?」緋山瞪大了眼,入眼的是一個銀色墜飾,上頭鑲著紅寶石,緋山有些傻楞的看著白石,似在問著這個禮物的原因。


「交往那麼久了,好像都沒送妳像樣的東西,本來想送戒指的,可是平常會動手術或幹嘛的會造成妳的困擾,所以想來想去,就剩項鍊跟耳環這兩個選項了,逛了幾家店,沒有什麼中意的,所以就自己畫了樣式去定做,所以才拖那麼久才能給妳。」白石解釋著,順便也解釋了這幾個月來偷偷跑出翔北是去了哪「我幫妳戴上?」


緋山點點頭將項鍊交給了白石,白石輕手輕腳的將項鍊戴在她頸上,由後往前抱住了緋山的肩,細吻著她白皙的頸。


「很適合妳,超好看的。」白石放開了手,緋山咚咚咚的跑到浴室去看,她在鏡子裡看見在自己胸口閃耀的紅寶石。


「好漂亮......」緋山說著,她偏頭看著站在外頭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的那個人,緋山瞇起了眼笑著「沒想到傻傻的她也會那麼浪漫啊?」


緋山笑了笑,她拿下了項鍊,她想洗個澡,白石看著她的動作便明白她想幹嘛,她走向房間替她準備換洗衣物,那個人也逕自先洗澡了。


沖洗著自己的身體,總會將目光放在項鍊上,她露出一個幸福的笑容。


緋山面對著鏡子重新帶上了項鍊,踏著水的足跡走回房裡,夕陽的餘暉灑在她身上,加上她身邊的水氣,化為一片朦朧,坐在床上看書了白石這時也正好抬起頭來,可她的話卻因這樣的畫面梗在喉中說不出口。


「幹嘛傻住了?熱昏了?」緋山伸手推了推白石的額,隨後便打開了房裡的空調,那人驚了一下彈起,緋山笑了一下。


「不......美帆子太漂亮了......」白石說著稱讚的話語,伸手環住了緋山的頸,她沐浴完稍高的體溫由手臂傳到自己身上,白石拉下緋山,吻上了她的唇。


緋山沒有反抗,回應著白石,她攀上床,雙手也環繞住白石的頸,白石的手則放在緋山腰上。


唇瓣分離,白石吻了吻緋山的下巴,往下吻去,吻著頸部,停在鎖骨尖那顆紅寶石上,白石吻了它一下,沁涼的感覺樣在唇上,似乎不太舒服。


她舔了舔下唇,她還是比較喜歡親吻肌膚的感覺,她的唇覆上了緋山的鎖骨,留下一個淡淡的印記。


「惠......妳......唔......」還未說完一句話又被白石封住了唇,緋山閉上了眼,她什麼也不想說了,她任由白石吻著自己,她沒注意到自己正跨坐在白石腰肩,這姿勢說有煽情就有多煽情。


「雖然還沒到晚餐時間,可是,我要開動囉。」白石笑道,緋山微微點頭,她將自己交給了白石。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