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Blue同人)手心中握的幸福(十五)玖我、醫生的意義

(十五)玖我、醫生的意義


白石走入大廳,她便看見玖我和一個年紀莫約二十歲的女孩子坐在椅子上聊著,白石第一次看到玖我有說有笑的樣子感到十分新鮮,她拉了拉緋山。


「妳看玖我和那個女孩。」白石小聲的說著,下巴微抬指向玖我的方向。


「哦!真稀奇,那女孩是誰啊?」緋山看著也覺得稀奇她笑了笑之後便拉走白石「別這樣一副在看動物的感覺啦,應該是她妹妹吧。」


白石點點頭也沒說什麼,她和緋山換上了制服後就各自投入在工作中,玖我回來之後也若無其事的繼續工作,但平時就少言的她,更加沉默了,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不要靠近我"的氣息。


白石結束巡房時回到護理站時,冱島叫住了她,她將一份病歷交給了她之後便和三井醫生巡房去了。


「這個是......心房細動.......」白石皺眉,看著病歷,她注意到了病患的名字「......玖我靜姬?」


「那是我妹,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就是了。」不知在何時出現在白石身旁的玖我說道,她的名字是玖我真實「她是心房細動,一定要動手術的,白石醫生,有件事我想找妳商談。」


白石點點頭和玖我走到辦公室,她們面對面的坐在沙發上,白石泡了兩杯茶,準備聽聽玖我想找她談什麼。白石看著沉默的玖我,她翻閱起病例,看來是個棘手的病「為什麼不動手術?」


「靜姬她一直忍耐著,她堅持一定要由我來動手術,我目前還只是個實習醫生而已......所以我想請白石醫生妳替她動手術,錢我已經準備好了。」玖我交握在胸前的手握緊了。


「不,就由妳來動手術吧。如果不是妳,她不會答應的。另外,錢什麼的別跟我提,我家管錢的是緋山醫生。」白石無奈的說著,說人人到,在外頭的緋山敲了敲門走了進來「噓,別跟她說喔,不然我會被白眼。」白石眨了眨眼求情著說道,玖我微微點點頭答應了她。


「發生什麼事情了?」緋山坐到白石身旁,她捧起白石那杯茶喝了一口,白石將她手中的病例遞給了她,她快速的看完病歷之後,斂眉看著玖我「這患者不肯動手術是吧?」


「嗯,說是要玖我幫她動才肯,所以我讓玖我來,只要在全身麻醉之前看到的是她就可以了吧?」白石輕笑著,玖我這時便明白了白石的用意。


「我也會協助,到時也會找上心臟科的平川,啊,這個就交給白石妳去找了。不過,玖我妳也要參與手術。」緋山說著將病歷還給了玖我「妳才是她的主治醫生,都交給妳去告知她了。」


這個人到現在還是在意著多年前的吵架嗎?要找人幫忙也不親自去的!


「是,謝謝妳們。」玖我點點頭,白石起了身子,緋山早她一步先跨出了辦公室。


「多點笑容吧,不必將自己武裝起來。」白石笑道後跟上了緋山的腳步,她似乎還有些事情要跟緋山談。


---


手術當天,玖我顯得十分不安,急躁的樣子雖然沒有明顯顯露,可她坐在椅子上,病歷表攤在前面,整整一個小時一面都沒有翻過,表面上雖像是專注在病歷上,可是她卻不斷的轉著筆。


「妳很煩!不要再轉了好不好!啪噠啪噠的聲音很吵!」柴田終於受不了吼了過去,四周的人一致的點點頭。


「比起我,對病人而言妳那獅吼才煩。」玖我淡淡的說著,她才放下了筆闔上病歷本走了出去。


她走到直升機看著藍天,只覺得腦中思緒十分混亂,她嘆了一口氣,皺緊了眉間。


「這樣一點都不像妳。」方才在護理站時就聽見玖我跑來這的冱島也跟著她的腳步來到這裡。


「怎樣才是我呢?冷淡、無情還是?」玖我偏頭問著,迷惑的神情令冱島想起了某些實習醫生,現在已經成為第一線的急救醫生以前那種鳥樣,很矜持的那隻、淋雨的那隻、差點送命的那隻、還有現在仍然是很吵的那隻。


「妳阿,跟以前的某個人很像,不過那個人現在人在別的醫院工作了,妳和他很像,都老是冷著臉,將自己武裝起來,但內心其實比誰都軟弱,妳,為什麼不試著把自己想的都說出來?繼續悶下去總有一天會炸掉的,我可不想照顧一個傻子。」冱島說著,玖我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表示。


「差不多該回去準備了,妳妹妹的手術。」冱島說完這句話後玖我就站了起來。


「妳,出乎意料的多話。」玖我背對著冱島說著。


「總比什麼都不說來得好。」冱島哼了一聲後走在玖我前面,可走了幾步之後玖我拉住了她,她疑惑的回頭。


「吶......妳有空陪我去病房將靜姬推到手術室去嗎?」玖我低著頭悶悶的說著,冱島看見她微紅的臉頰輕笑著。


--真可愛啊,這個小孩子似的要求舉動,拒絕的話似乎就太對不起她了,算了,平川醫生那裡就讓緋山自己去找她吧,反正最後跑的一定會是白石,沒差啦!


「嗯,我們走吧,玖我大朋友該去帶玖我小朋友看醫生了。」冱島說著便拉起了玖我到病房去,她們推著靜姬的病床前往手術室。


白石、緋山已經做好了準備,看著緋山那張臉,剛剛去找平川的人大概就是緋山本人了,而平川早就在手術室裡等著了,真好奇白石是怎麼躲掉緋山的差遣的呢!


玖我向她們點點頭後也到準備室去了,她看著那兩人的身影,心中踏實了不少。


「能讓真實為我動手術,真是太好了。一定沒問題的。」靜姬笑著對著玖我說著,白石和緋山揚起了一抹淡笑。


「好了,大醫生要動手術了,要乖喔!」白石笑著向靜姬說著,靜姬點點頭閉上了眼,進入了全身麻醉的狀態。


「第一刀由妳親自劃下吧。」緋山說著,要冱島將手術刀遞給玖我「用妳的手,把握住她的生命。」


玖我接過手術刀,與在事故現場時十分果斷的她不同,她猶豫了,她看著自己握刀的手劇烈顫抖著。


「冷靜下來,相信妳自己,妳這麼多年的努力不就是為了現在嗎?」白石說著,玖我點點頭看向了冱島。


「玖我大朋友請動手吧。」即使戴著口罩,玖我也能看見冱島似乎是揚起了一抹淡笑。


不知怎麼的,雖然平時總是平靜的看著冱島的話語像箭似的不斷發射,可是,那個人的聲音卻著實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踏實了不少,這不安的心情。


握刀的手,不再顫抖。


---


潔淨的天空,幾朵純白的雲隨風飄著,玖我倚著欄杆,神情看起來似在沉思,又似在神遊。


剛巡完房的白石正好到這裡透透氣,她走到了玖我身邊,注意到白石出現的玖我也回過神來,側著臉看著白石。


「幸好沒事了,妳妹妹不久後就能出院了。」白石望著遠方說著「她很幸運,遇上了一個疼愛她的姐姐。」


「白石醫生......」玖我低下頭去,她欲言又止,白石轉過頭看著她,玖我好一會兒才繼續說「對妳而言,醫生,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只是一份工作,還是?」


「在實習生時期,我只覺得"醫生"是家人、周遭的人對我的期待,有一個名叫黑田醫生的人,他帶著我們,雖然他很嚴格又很可怕,可是他都是為了我們好的。我......毀了一個如此好的醫生,害他無法再拿手術刀,所以我......我覺得我有義務接下他的工作,所以我才會在這......」白石的微笑帶著些許苦澀「不過,現在對我而言,不僅僅是義務、工作,它已經成為我的責任,妳知道嗎?玖我。」


「知道什麼?」玖我挑了一邊眉回望著她。


「緋山醫生很可愛喔!」白石突然沒來由的說著,臉上還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差點沒噗出來,這人怎麼突然把嚴肅的話題一轉就轉到自家寵......不,自家情人身上啊?而且還一臉炫耀的笑容是怎樣?這問題跟緋山醫生又有什麼關係啊?玖我內心如此澎湃的吐嘈著。


「妳那個問題我也問過緋山醫生喔,她的回答是"謝謝。因為每個人康復的時候帶著的笑容說這句話的時候是最棒的。"很可愛吧?為了這個老是把自己弄得快累死的樣子。」白石笑著說道,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般。


「那妳呢?應該不僅僅是責任而已吧?」玖我點點頭,那番回答的話果然有緋山那股想做什麼就往前衝的氣勢。


「我們醫生,從一個人的生老病死,都是和患者一起走過來的。小寶寶出生的時候哇哇大哭,我們和他的父母一起喜悅。在病了的時候尋求我們的幫忙。即將......不,有多少人是在我們面前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我......已經承受了太多生命在手中消失的感覺了。那不好受,可是,只要能多挽救一條生命,我們就盡力去救。所以,才會有我們直升機醫生的存在。」白石說著,語氣有些語重心長。


玖我也沉默了,白石望著遠方淡藍的天,揚起一抹淡笑。


「雖然啊......我也想過放棄當醫生,可是我發現我仍無法無視因病痛苦的那些人,這就是我繼續當醫生的理由......啊啊,抱歉,我是不是太多話了?」白石笑著,那傻傻的笑容十分燦爛。


說緋山可愛,這個人的理由也很可愛不是嗎?


「不,不會。」玖我搖搖頭,她冷然的臉漾起了一抹淡笑「謝謝妳,白石醫生。」


「嗯,雖然我不知道妳怎麼想,但是,妳已經有妳要的答案了吧?」白石也回以一個笑容說著。


「我一定要成為像白石醫生或是緋山醫生那樣的醫生。」玖我堅定的說著。


「加油!好了,我要去找緋山醫生玩了。」白石笑得十分開心,又像個孩子一般蹦蹦跳跳的離開了屋頂「玖我也快點回靜姬那裡去吧!」


--原來白石醫生才是緋山醫生的寵物啊,一直以來都搞錯了。


玖我伸了伸懶腰,才轉身就看見了冱島,她朝她露出一個笑容。冱島走了過來,玖我打消了離開的念頭,打算再待一下。


「怎麼?好像跟白石聊得很開心嘛。」冱島說著,她稍微調整一下識別證上的帶子,嘴角帶著一抹挑釁的笑。


「嗯,問了些問題。」玖我說著,無視掉那笑容「我想去看靜姬,要邊走邊說嗎?」


「好啊,就陪妳一次。」冱島點點頭「妳的武裝拆了下來了嘛。」冱島揚起一抹淡笑。


「可妳嘴上的砲台似乎怎樣都拆不下來。」玖我轉身離開,臉上的笑容帶著一絲調侃與溫和。


冱島挑著眉,露出一個淡笑後,發出了一聲放心的輕微嘆息,她看著玖我的背影搖搖頭跟上了她的腳步,她們一邊走著一邊聊著。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